童俊:精神分析視野中的《白鹿原》

來源:國家大學生文化素質教育基地 瀏覽次數: 發布時間:2019-09-19 編輯:汪泉

新聞網訊(通訊員 梁允萌)9月16日晚,新學期第一場人文講座——第2322期人文講座如期舉辦。中國首批國家注冊心理督導師,IPA精神分析師童俊教授為師生帶來了關于《白鹿原》的精神分析解讀的講座。現場座無虛席,大家聚精會神地聆聽童俊的分析解讀。



講座開始,童俊向大家講述了一些精神分析的基本概念。首先介紹了弗洛伊德的“冰山理論”:我們的意識分為有意識,潛意識與無意識三個部分,像冰山一樣被埋藏在深處的大部分是無意識。無意識是指個體沒有意識到的精神內容或過程,是被我們壓抑的、不被我們的道德、社會規則、倫理所接受的,但這些內容或過程對意識體驗起著活躍的作用。精神分析學最感興趣的就是這些讓意識無所知的思想和感受,這些思想和感受構成了所謂“動力無意識”,精神分析家通過識別偽裝的意識體驗和行為來獲得無意識的內容。在弗洛伊德“個體無意識”的基礎上,榮格提出了“集體無意識”的概念,簡單來說,就是代代相傳的無數同類經驗在某一種族全體成員心理上的沉淀物,并以社會結構為支柱,深入到了中國人的文化思想中,呈現出“文化無意識”的現象。



了解了基本概念后,童俊以《白鹿原》為文本,來解讀我們自己的無意識。小說有兩部片段一直深深地置于童俊的腦海中:一是小說中的年輕氣壯意氣風發的儒家學者朱先生的擇偶標準——即使自己溘然長逝,仍能持節守志,撐立門戶;另一個是朱先生行將就木時對他的描寫。對朱先生溘然長逝時身體的描寫,在童俊邏輯性記憶中是干癟的,而小說中作為象征文化的根卻描繪成強大的。探究產生差異的原因,這恰恰反映了自身無意識中父親的形象——一個耗竭的龐然大物。


“一部偉大的小說能反映文化的密碼。”,那么對號稱我們民族秘史的《白鹿原》,童俊分享了她所尋找的文化無意識。首先,是籠罩在頭上的毀滅焦慮以及傳統的應對方式。一是湮滅焦慮導致的文化中的防御“無孝有三無后為大”,體現在書中白嘉軒七次娶親中,哪怕是在守孝期,白氏不顧一切堅持讓白嘉軒去提親。在白鹿原人眼中,天災人禍,鋪天蓋地的死亡焦慮,對抗這種毀滅的唯一選擇是生出兒子,防止被別人占去了香火。二是對全能母親的幻想。白鹿原人在經歷戰亂、饑饉等一系列不堪忍受的災禍之后,創造了白鹿這樣一個美麗而神圣的傳說形象,這反映了人們對全能母親的一種渴望。對于絕望中的白嘉軒來說,白鹿在千百年的流傳中化作精靈出現了,在他走投無路之時呈現給了他,而白嘉軒在聽過朱先生的解讀與安慰后,迸發出了生命的昂揚。


除此之外,《白鹿原》中的眾生相,體現了封建帝制的瓦解,動搖了根植在這種社會形態下的倫理秩序,個體開始分化的過程。作為典型人物白孝文,在嚴厲的懲罰和顏面喪失后反而得到了解脫,這應該是一種精神上的解鎖,這種解脫帶來了某種發展的可能性——心理與原生關系從過于黏附的依賴到無助的分離,白孝文走向了他自己的道路。青春期也是如此,需要合理有道的釋放過程,如果總是壓抑,是沒有辦法走向另一個征程的。


講座最后,童俊說“人都是有兩種欲望,一種是獨立自主的欲望,另一種是被照顧的欲望,但走向未來的欲望一定是大于依賴的欲望的。”童俊希望各位同學自由地走向生命的征程,哪怕千難萬水,也要向前走。

AG真人在线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