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z1jvj"></var>
<var id="z1jvj"></var>
<cite id="z1jvj"><span id="z1jvj"></span></cite>
<var id="z1jvj"></var>
<ins id="z1jvj"><span id="z1jvj"><thead id="z1jvj"></thead></span></ins>
<cite id="z1jvj"><span id="z1jvj"></span></cite><menuitem id="z1jvj"></menuitem>
<cite id="z1jvj"><video id="z1jvj"></video></cite>
<var id="z1jvj"></var>
<var id="z1jvj"></var>

“無腿蛙王”代國宏:生命的厚度,用時間見證、用雙手丈量

來源:記者團 瀏覽次數: 發布時間:2019-06-26 編輯:殷宇婷 汪泉

■記者團 楊宏泳 彭茸雯 張陽


11年前,代國宏還是北川中學的一名學生,那場突如其來的地震將他的雙腿無情奪走。曾經那個高高的、喜歡打籃球的帥小伙,成了躺在病床上飽受折磨的殘疾人。11年后的今天,一切都如夢般地改變了。


殘缺是發光發熱的動力



5月30日,華中大學子收到一封來自大學生發展研究與指導中心的“心靈之約”的郵件,《我和生命教育導師有個約會》。郵件里說道,學校聘請了代國宏作為我校的“生命教育導師”,為華中大學子提供以“生命教育”為主題的咨詢服務。不少同學慕名前來咨詢,生命與死亡、師生關系、抑郁癥與自殺心理等問題,代國宏盡他所能為同學們解答。


“生命教育”是他一直在堅守的事業。曾經一個偶然的機會,他接觸到了臺灣紀潔芳教授的生命教育課程,于是他便希望以自己的經歷作為教材,去讓其他人感知生命的意義。每年,他都會去往不同地方開展演講或咨詢服務。


第一次來到華中大,代國宏是來做生命教育的咨詢的。而這是他第二次來,除了來為同學們提供生命教育咨詢服務,另一個原因就是他已經準備來湖北工作。作為一位殘疾人,代國宏在“5·12”之后的第一個十年中,經歷了一段由痛苦到自強的過程。如今他已然擁有了同健全人一樣的家庭和事業。今年,代國宏選擇來到湖北神農架林區工作,這是他“第二個十年”的最重要的決定。那里將建設一個“殘疾人創業就業中心”,投資人邀請他過去做殘疾人健康的身心管理工作,他一口答應了。“我現在簽了三年,我覺得有可能未來的五年、十年、二十年我也都可能在這里工作。”代國宏說。


像這樣的公益事業,代國宏并非第一次做。代國宏和他的朋友在成都溫江經營了一個“梔子書社”。樹木掩映,靜謐幽深,前后院加起來大約四五百平米,是一個讀書的寶地,在代國宏看來是做生命教育的不錯的地方。同時,他也是那里的書法老師。高中愛好書法,地震后的他由于右手受傷而難以提筆,在七八年斷斷續續的練習之后,他現在可以寫得一手好的書法。他喜歡趙孟頫的小楷,更喜歡書法帶給他心靈的純凈。


通向自由的路并非坦途


十多年來,代國宏做出了不少奉獻社會的事情。一個失去了雙腿的殘疾人,不僅能夠獨善其身,還能兼濟天下,是不可思議的。而這背后,有著大多數人所看不見的故事。


地震過后,面對今后的歲月,代國宏深感恐懼。不久,他又被送往重慶的陸軍軍醫大學新橋醫院。每天的清創手術讓他痛不欲生,傷口感染也曾使他命懸一線。心理上的痛楚讓代國宏更加感到絕望,醫院曾為他找來心理醫生,但程式化的治療無濟于事。新橋醫院信息科主任李初民每天都會過來和代國宏聊天,面對這個經歷了巨大災難的孩子,李初民和他無所不談。他曾告訴代國宏:“人的內心應如茶葉般沐浴陽光,茶樹不會因采摘而枯萎。”


右手受傷,他深深地明白,如果右手也廢掉了,那以后的生活一定是無比艱難的。他曾嘗試用右手把一勺湯舀起來,往嘴里送,不料啪的一下打在了臉上。于是一種無能感充斥著他的內心,他用左手一下子把飯菜全部推開。“那個時候遇到那么艱難的事情,有時候半夜想哭,偶爾夜深人靜也不哭出聲,眼淚流著也不哭出聲,枕頭都打濕了。”


因為截去了雙腿,代國宏的體重大大減少。2009年,在他剛到川港康復中心時,體重只有五十多斤。為了能夠早點康復,代國宏每天在醫院會拉吊環、練啞鈴。家人與病友的陪伴,也是他堅持下去的因素。出院以后,他并沒有選擇繼續上學。“我身體很差,整個人都是昏沉沉的,我覺得這樣的狀態不適合學習。我想讓自己的身體和心態先好起來,如果調整不好的話我回到學校也沒用。”


2009年2月,醫院曾組織傷者下水游泳,因為游泳對于康復是大有裨益的。然而對于傷者們來說,身體上的殘缺讓游泳變得極其艱難。兩百多個傷者中,只有三十個人參加了下水前的力量測試,最終敢于下水游泳的,只有兩個人,而代國宏,就是其一。代國宏沒有選擇回到學校學習,但他當時也沒有想到,這樣一個機會讓他走上了游泳的道路。


第一次下水,代國宏執意不要別人保護,結果游了幾米不到便嗆了水。雖然最終是被救生員撈上來的,但是這一次經歷讓他感受到,在水中能夠擁有一種自由的感覺,一種可以自己決定方向的力量。


直到2009年6月,他才有了第二次下水的機會。在訓練不久后,他便被四川省殘疾人運動隊送到云南接受游泳的專業訓練。專業的訓練是殘酷的,訓練量非常大,但代國宏反而不負眾望。2010年,全國殘疾人游泳錦標賽,他取得百米蛙泳冠軍和百米仰泳季軍的好成績。到了2014年,他再次在該蛙泳項目上奪冠,并打破全國紀錄。“無腿蛙王”的稱號隨之而來。


或許正是一種補償效應,失去的人更珍惜,匱乏的人更努力。“我不知道命運公不公平,所以我不去埋怨和糾結它;但我清楚生命一定是公平的,所以要去珍惜和創造它”,代國宏在微信朋友圈里面寫道。


平凡的生活是最大的幸運


2015年9月18日,代國宏所在的四川隊在全國第九屆殘疾人運動會暨第六屆特奧會游泳項目獲得亞軍。“謝謝你一直陪伴在我身邊,我最驕傲的事情不是拿到好成績,而是與你相愛,并得到父母家人的支持,我會用我的生命去愛你,親愛的,嫁給我好嗎?”頒獎典禮上,代國宏面對中央電視臺的鏡頭向女朋友蘇思妙求婚。


2013年5月8日,代國宏因為腿部骨骼生長刺破皮膚而需要前往香港接受治療。臨行前1天,他舉辦了一次家庭聚會,在這個聚會上他偶然結識了蘇思妙。之后兩人漸漸熟悉。那一年七夕,代國宏向蘇思妙表了白。蘇思妙的母親開始是對此反對的,也許是怕女兒受到委屈。但蘇思妙執意說,非代國宏不嫁。她曾帶著代國宏走到了父母的面前,在不斷的接觸中,蘇思妙的父母逐漸改變了看法。有一天,母親問她:“你和小代在一起真的開心嗎?”蘇思妙肯定地點了點頭。“那就在一起吧。”能為蘇思妙及其父母接受,正是代國宏人格魅力所在。


現在,他們已經在北川成立了北川知言文化傳播公司,給學校、企業提供專門的“生命教育”課程。同時,他們也在離成都不遠的溫江買了房,過起了和普通人一樣的賺錢養家還房貸的生活。他們的孩子“小叮叮”也已經出生了兩三個月。十年前躺在病床上的代國宏,絕對沒有想到在接下來的日子里,他依然可以擁有同其他人一樣,甚至比其他人更幸福的生活。

AG真人在线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