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z1jvj"></var>
<var id="z1jvj"></var>
<cite id="z1jvj"><span id="z1jvj"></span></cite>
<var id="z1jvj"></var>
<ins id="z1jvj"><span id="z1jvj"><thead id="z1jvj"></thead></span></ins>
<cite id="z1jvj"><span id="z1jvj"></span></cite><menuitem id="z1jvj"></menuitem>
<cite id="z1jvj"><video id="z1jvj"></video></cite>
<var id="z1jvj"></var>
<var id="z1jvj"></var>

專題 | 我的父親

來源:宣傳部 瀏覽次數: 發布時間:2019-06-25 編輯:程亞楠

父愛是一把大傘,無聲無言,為我們遮風擋雨。每年六月的第三個星期日是父親節,在這特殊的日子里,讓我們秀一秀父親的帥照并把心里話告訴他吧!



同濟醫院蔡轉教授:我的父親是蔡和森。我對父親的印象不是太深,因為父親犧牲時我才三歲多。不過,有一件事我記得很清楚,大概是一九三一年四五月間的一天,同在香港從事地下工作的母親抱著我坐在轎子里上山,后面跟著一位個子高高的身著長衫的男子,我想那應該就是父親。那也是父親給我的唯一記憶。



校機關職員辛國勝:我的父親叫辛忠貴,是一名共產黨員,早年參加革命。父親是個節儉人,從來沒看他穿過皮鞋,襯衣領口破了照穿,喜歡穿軍球鞋戴軍帽,父親在戰爭中負過兩次重傷,一次是被炸彈彈片擊中頭部,另一次是右肩胛被子彈擊穿,走路時右肩低,左肩高。小時我伏在他身上,會摸他身上的槍眼玩,他走路快、話不多,只告訴我們多讀書,要有文化。父親為人和善,小時候每次和他出去大家都尊重他,感覺父親和他們很要好。



電信學院本科生丹路克(斯里蘭卡籍):我九歲那年,爸爸告訴我,我要跟他和媽媽一起去中國。我對此非常驚訝,因為我從沒想到自己會去那么遠的地方。在我渴望探索世界之前,爸爸就給了我了解這個世界的絕好機會。我在華中科技大學附屬小學讀了三年,也正是這段時間的學習,讓我從十歲起就能用漢語交流。之后,我和爸爸又回到了斯里蘭卡,我依然在提升自己的漢語水平。時光飛逝,在我高中畢業,并且在斯里蘭卡通過了HSK4級考試后,我又回到了華中科技大學。我父母非常開心,我知道爸爸打心底為我驕傲,因為我成功抓住了他給我的機會。爸爸,您給予了我生命里最美好的事物——您的時間、您的關心和您的愛。正是這些,讓我很幸運地在渴望探索世界之前就能了解這個世界;正是這些,讓我很幸運地像您一樣成為了華中科技大學的一名學子;正是這些,讓我很幸運地在事業中實現了自己的夢想。能喊您一聲父親,我無比榮幸。祝您父親節快樂!



人文學院本科生肖馨宇:那時候我還沒有上幼兒園,爸爸每天早上都會帶我去“鍛煉”,媽媽的鏡頭里下留下了每一個充滿愛意的瞬間。雖然現在和父親擁抱變少了,但兒時臉龐父親的溫暖還在。



能源學院本科生謝鵬湛:希望老爸健健康康,每天開心。看您穩操勝券的笑容,做什么事都會一帆風順!



計算機學院本科生肖雅彤:在看到這張照片之前,我從沒有想到平日里嚴肅的父親曾經也是追星的港風少年。自那以后,我就特喜歡纏著父親聽他講過去的故事。



人文學院本科生鄭一洋:同學們都說我爸爸長得很酷,一定是個脾氣暴躁的爺們。但其實爸爸心里住了一個小公主,非常的溫柔善良。對我的性格產生了潛移默化的影響。我愛反差萌的父親,祝他節日快樂!



生命學院本科生袁彥之:家人北京出游,父親笑得像個彌勒佛,雖然身材不像,讓我十分羨慕。希望我的父親永遠都這般開心,永遠有一顆童心,有孩子般頑皮的笑容。笑口常開,好彩自然來!



電信學院本科生陳晨:我也經常幻想,當我們的摯友們都成了人父,是否還會有暢意歡聚的時刻。父親翻出這張相片,和我說這是他和他的大學同學們的聚會,大家聊起育娃經驗都很自然。成為父親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同樣也需要向其他父親們學習。孩子不是自由的枷鎖,而是愛情、友情、親情的催化劑。



人文學院本科生鮑恬恬:炎炎夏日,心靜則平,和父親最大的樂趣莫過于斗棋。從小學到中學,再到大學,我屢戰屢敗、屢敗屢戰。在父親的教導下,最終青出于藍而勝于藍。這張照片里,父親正凝眉思索破我的局。



管理學院本科生王若舟:我記得當時父親正在給母親拍照,他笑得很幸福,我就不由自主打開了相機,留下了這一幕。想起一句詩,“你在樓上看風景,看風景的人在樓下看你。”我希望能夠就這樣默默地陪伴在父親身邊,看他看到的風景。



管理學院本科生李筱紅:當你老了,成為父親的父親,勞動的步伐依舊健碩,臉上堆起的笑紋依舊淳樸。你不愿停下耕作的腳步,你熱愛腳下這片泥土。自然的生命力從未從您身體里消失,老去的只是年齡。


(內容由《長江日報》、國際教育學院及師生提供。)

AG真人在线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