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z1jvj"></var>
<var id="z1jvj"></var>
<cite id="z1jvj"><span id="z1jvj"></span></cite>
<var id="z1jvj"></var>
<ins id="z1jvj"><span id="z1jvj"><thead id="z1jvj"></thead></span></ins>
<cite id="z1jvj"><span id="z1jvj"></span></cite><menuitem id="z1jvj"></menuitem>
<cite id="z1jvj"><video id="z1jvj"></video></cite>
<var id="z1jvj"></var>
<var id="z1jvj"></var>

【慶祝新中國成立70年】132天“光耀”132秒

來源:宣傳部 瀏覽次數: 發布時間:2019-10-01 編輯:范千

■ 記者 潘梓萌


兩江交匯,楚鳳展翅,六瓣花傲然綻放,代表6100萬荊楚兒女向新中國成立70周年獻禮,12點24分,湖北省彩車“光耀湖北”從天安門前緩緩通過。絢麗的光效,精彩的表演,動感的軍運會吉祥物兵兵,彩車一亮相就吸引了觀眾的目光。



遠在北京指揮部的屏幕前有一名特殊的觀眾,目光緊緊跟隨著彩車。他就是“光耀湖北”彩裝團隊負責人、華中科技大學建規學院蔡新元教授。“湖北彩車的彩裝部分由我們華中科技大學負責,我們和其他專業團隊200余名工作人員都感到使命光榮,從接下任務開始,我的心就一直提著,不敢有絲毫放松。看著彩車在天安門前順利通過,我只感到深深的‘釋然’。”石頭終于落地,蔡新元長舒了一口氣。


從無到有來“造”車


今年上半年,湖北省發改委牽頭成立“湖北省國慶游行彩車辦”。經過多輪比選,蔡新元教授負責的華中科技大學藝術與科學研究中心脫穎而出,承擔了彩車的深化設計與制作任務。他們完成的“光耀湖北”主題彩車將代表湖北省亮相天安門,接受檢閱。



彩裝部分的任務包括深化設計、藝術效果總控、裝飾設計制造和數字內容設計。“也就是說,大家在天安門前能看到的部分都由我們負責完成。”蔡新元解釋。



圖為省彩車辦主任杜海洋深入工廠嚴格把關制作工藝和材料。



圖為校黨委書記邵新宇代表學校彩車領導小組陪同湖北省委常委、常務副省長黃楚平檢查彩車進展工作。


接到了“軍令狀”,按照“精精益求精,萬萬無一失”總體要求,學校成立了由校黨委書記邵新宇、校長李元元任組長的彩車工作領導小組,開始從上到下行動起來。要完成這一切并不容易,聽起來似乎只是裝飾彩車,做起來才發現幾乎相當于從無到有“造”車。接下任務時,團隊手上僅有幾張帶基礎尺寸的概念圖。


不積跬步,無以至千里。一切工作從幾張設計圖開始。


讓彩車“活”起來



秉承華中大的“創新”傳統,彩裝團隊大膽地進行了觀念與技術創新。“設計彩車很容易陷入堆砌地方文化元素的窠臼。我們丟掉了各種包袱,致力于傳承精髓,呈現新湖北面向未來的豪邁氣概。”蔡新元介紹。



“兩江匯,楚鳳出”,“楚鳳”是湖北最具代表性的地域文化符號之一。彩車上的“楚鳳”振翅飛翔,昂揚向上,車身兩側用象征長江經濟帶、漢江綠色生態經濟帶的紋飾交織,構成鳳凰造型的組成部分,既體現了湖北省“兩帶支撐”的發展戰略,也增加了彩車的靈動感,蘊含“靈秀湖北”。



車頭為三峽大壩造型,寓意以三峽大壩為代表,展現70年來湖北省的重大建設成就,并蘊含“國之重器,造福人民”之意。湖北是長江文明的重要傳承地,車頂的兩江交匯造型反映了湖北積極謀劃建設“長江文明之心”,不忘習近平總書記的殷殷囑托,主動肩負長江文明偉大復興的光榮使命。



車體后部六個花瓣交織在馬蹄蓮造型周圍一起盤旋上升,并通過緩慢旋轉及光波傳導達到“綻放”的效果,寓意中部六省統籌協調發展,凸顯高新科技的引領和支撐作用,傳遞把湖北省建成中部地區崛起重要戰略支點的堅定信念。


創新的觀念和技術賦予了彩車靈動的生命。當霓虹燈與屏幕亮起來時,整個彩車流光溢彩,仿佛瞬間“活”了。


與“攔路虎”作斗爭


設計要下苦功,制作也不能馬虎。彩車“活”了,工作團隊卻被“折騰得夠嗆”。



彩車最大的亮點就是整車LED屏幕,而這些屏幕幾乎沒有一塊常規屏,不是曲面屏,就是弧線屏,還有全立體造型屏。從屏幕結構設計到模塊組裝到電源控制系統,全部都需要團隊自主完成。這導致團隊的工作量不是簡單地疊加,而是呈幾何倍數增長。


“所有的地方都在創新,永遠不知道會遇到什么問題,只能邊制作邊解決。”蔡新元說。所有的一切從零開始,也沒有現成經驗借鑒,面對不斷蹦出的“攔路虎”,團隊只好摸索著前進。



團隊成員、建規學院研究生陶夢楚對制作“楚鳳”的過程記憶猶新。鳳體長14米,高4米,由于對工藝要求特別高,細節需要把控好,僅僅制作鳳體就進行了好幾次,“楚鳳的顏色要展現藝術感強的自然漸變,所以在噴色的時候,我們反復對比潘通色卡的顏色和現場噴色的效果,前前后后改了很多次。”陶夢楚說。


細節控制是團隊預料中的難題,制作材料更是突如其來的“攔路虎”。參加國慶活動的彩車消防標準較一般情況更為嚴格,好不容易完成的工藝近乎完美的楚鳳卻達不到消防要求,只好重做。



七八月的武漢,酷暑難耐,團隊在密不透風的廠房里組裝,一呆就是十幾個小時。團隊成員、建規學院博士生肖然仍然記得當時的場景:“出于保密要求,廠房里全封閉,加上控制所用的機箱、發電機、控制器又非常多,彩車內部非常熱,大家在現場調試都是頂著高溫,經常忙碌到凌晨三四點。”


把132天淬煉成132秒



組裝過程中的“一切都不確定”考驗著團隊成員的心理素質。“我們所有東西都由自己設計制造,它不是標準件。顯示屏經常裝了拆,拆了又裝,好不容易裝好了,它又不亮,只好全部拆開去找原因。”蔡新元無奈地感嘆道,“你明明按圖紙組裝好了,它就是不亮,你還不知道為什么。”


遇到這些問題,團隊并沒有什么特殊的方法,就是靠耐心、靠毅力去一遍又一遍地嘗試。從一開始需要十幾個小時將彩車組裝完畢,到后來只需三四個小時,團隊一點點進步,給一個又一個“不確定的問題”寫上了答案。



彩車制作完成了,屏幕要播放什么內容呢?建規學院張健教授帶領視頻團隊一直在攻克這個難題。“我們一共在彩車上用了16塊屏,總面積超過80平米,分布在全車15個位置,更麻煩的是屏幕都是異形屏,我們在電腦顯示屏上看著效果挺好,但是在彩車屏幕上一放就不是那回事了。”張健說。


屏幕的特殊限制了表現形式,團隊一遍又一遍地打磨,嘗試最合適的內容和方式。“我們前前后后做了26個版本,最后選擇了其中4個。過天安門的主展演視頻長度132秒,內容涉及湖北17個地市州,光素材就超過了30個小時。”張健介紹道,“不僅僅是LED屏幕,為了湖北彩車夜間展示效果,我們還使用了6臺大功率投影機在六瓣花的底面藏了一個大大的‘彩蛋’。”



從5月下旬團隊接到任務到10月1日“光耀湖北”亮相天安門,歷時132天;巧合的是,“光耀湖北”從天安門東華表前行至西華表,歷時132秒。


以132天的心血淬煉出132秒的精彩,追求卓越的華中大人為“光耀湖北”交上了一份漂亮的答卷,也為學校“雙一流”建設添上了“耀眼”的一筆。


(圖片由藝術與科學研究中心提供)

AG真人在线网站